所在位置:佳釀網 > 酒類投資 >

茅臺開年大跌市值蒸發660億 白酒行業拐點已至?

2020-01-03 08:53  中國酒業新聞  佳釀網  字號:【】【】【】  參與評論  閱讀:

2020年開年第一個交易日,白酒行業“巨無霸”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貴州茅臺)以一種罕見的大跌姿態亮相。引發股價大跌的是當天貴州茅臺公布的2019年生產經營情況公告,寥寥幾個數字釋放出一種并不樂觀的信號。

截至1月2日收盤,貴州茅臺收報1130元,跌幅4.48%,市值一天蒸發665.78億元。在業內人士看來,茅臺告別高增長有主觀原因,也有客觀原因。可以肯定的是,短期內,白酒行業業績增速動輒增長50%以上的盛景難以重現。更重要的是,茅臺的降速實際上拉開了白酒行業深度調整大序幕,拐點將至,高端白酒增速放緩,區域白酒企業的生存空間更不容樂觀。

業績低于預期:2019年四季度凈利潤罕見下滑

1月2日,貴州茅臺發布生產經營情況公告。經初步核算,貴州茅臺2019年實現營業總收入885億元左右,同比增長15%左右;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405億元左右,同比增長15%左右,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增速同比上年均出現下降。公司2020年度計劃安排營業總收入同比增長10%。公告同時表示,該公司本年度生產茅臺酒基酒約4.99萬噸,系列酒基酒約2.51萬噸。

這一系列并不符合預期數字像平地一聲雷,引發了資本市場的地震,股價下跌、市值蒸發。

貴州茅臺近三年來營業收入增速和凈利潤增速首次降至20%以下,為三年來最低值。數據顯示,貴州茅臺2017年至2019年營業收入分別為582億元、736億元和885億元,同比增幅分別為49.61%、26.46%和20.24%;凈利潤分別為271億元、352億元和405億元,同比增幅分別為62.28%、29.89%和15.06%。

以貴州茅臺公布的數據推算,2019年第四季度貴州茅臺的凈利潤出現了負增長。此前貴州茅臺公布的三季度業績顯示,公司前三季度實現營業總收入635.09億元,同比增長15.53%;歸母凈利潤為304.55億元,同比增長23.13%。據此推測,2019年單四季度貴州茅臺營收249.91億元,100.45億元,該數據相較于2018年第四季度的營業收入222.30億元,凈利潤104.70億元,同比增速分別為12.42%、-4.06%。這也是近十年來,貴州茅臺單四季度凈利潤第二次出現下滑,2015年第四季度貴州茅臺凈利潤出現下滑,當時白酒行業正受到塑化劑、八項規定等雙重打擊。

降速背后:調結構為系列酒和直營化鋪路

如果把近幾年來高速發展的茅臺比喻為一列高速列車,2019年,茅臺半主動半被動地踩下了剎車。

2019年營收、凈利潤增速降至15%以后,公司2020年度計劃安排營業總收入同比增長10%。這一數字傳遞出的信號更不容樂觀。

在白酒行業分析師蔡學飛看來,貴州茅臺業績增速大幅放緩是多重因素影響所致。蔡學飛指出,中國的高端白酒經過2016年至今的高速發展以后,實際上增長的空間非常有限了,茅臺也受到了影響。而從2018年開始,茅臺進行了大量的營銷工作的調整,包括茅臺電商、相關銷售公司、直營化的調整等等,這些調整在一定程度上會對銷售產生一些影響。此外,很有可能是茅臺主動調低了增長預期。“茅臺特別是飛天茅臺價格依然是畸形高位。茅臺人為地調低增速實際上有利于給市場降溫,也有利于下一步企業對于這個市場的掌控能力以及對于渠道的管控能力。”蔡學飛在接受中國網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

對貴州茅臺而言,與高增速相比,改變增長結構被放在了更重要位置。公司公告同時表示,該公司本年度生產茅臺酒基酒約4.99萬噸,系列酒基酒約2.51萬噸。與2018年相比,貴州茅臺2019年生產的茅臺酒基酒僅增長0.4%,系列酒基酒產量則大增22.44%。這一系列數字的轉變,預示著茅臺在主動給飛天茅臺降溫,轉而大力發展系列酒。

蔡學飛指出,基酒產量的變化反映出茅臺在改變增長結構,從傳統的飛天茅臺的開始向系列酒增長,“茅臺通過對于飛天價格的限制或者供應量的嚴格控制,實際上是為了給系列酒提供更大的這個發展空間,未來,茅臺系列酒發展實際上是茅臺未來增長的一個重要的驅動力。”

行業拐點將至:高端白酒增長乏力,部分中小酒企生存艱難

對白酒行業而言,老大哥茅臺調低2020年營收目標傳遞出要“勒緊褲帶過日子”的信號,不少分析人士指出,這其實預示著白酒行業拐點將至。

在白酒行業觀察人士歐陽千里看來,茅臺或許敏感的感受到“行業調整”的危險信號,為了排除“不可控”的風險,把增長節奏放慢,求穩增長,而不是快增長。歐陽千里則指出,其實很多中小酒企現在已經出現困難,只不過行業龍頭價格堅挺、動銷順暢掩蓋了中小酒企的生存困境。

蔡學飛指出,2018年下半年開始,實際上中國整體白酒的特別高端白酒的增速強勁放緩了,“一方面就是高端白酒提價之后進入了穩價階段,必然會把工作重心放在市場渠道管理以及價格穩定層面。第二個,2018年之后,中國整體的酒類消費出現了一定的衰退,主要受到大環境影響。”

貴州茅臺的降速其實早有信號。白酒行業先款后貨的銷售方式使得預收款成為衡量白酒景氣度的先行指標,同時也是酒企用于調節利潤表的主要工具。貴州茅臺財報顯示,2019年三季度的預收賬款同比增長0.78%,較上半年的23.31%明顯下滑,而前三季度的經營活動現金流凈為273.15億元,同比下滑3.21%。在歐陽千里看來,前三季度,茅臺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人事調整,有部分飛天茅臺沒有找到合適的通路進行投放,所以預收賬款及現金流出現下滑。

蔡學飛則指出,茅臺的預收賬款和現金流下滑實際上是整個中國酒類市場那個不景氣的一種表現。從側面反映出來整個中國高端白酒增長乏力,也是整個高端白酒對于市場碎片化之后市場掌控力下降的一種表現,“酒企市場話語權實際上都是在降低的。”

茅臺的降速實際上拉開了白酒行業深度調整大序幕,拐點將至,高端白酒高速增長被按下暫停鍵,區域白酒企業的生存空間更不容樂觀。對中國白酒行業而言,2020年注定是一個值得被記住的年份。

    關鍵詞:白酒股 白酒板塊  來源:中國網財經  陳瓊
    商業信息
    七星彩晚上开奖时间